siglu

交好的仙君有一天提了个话茬:“我一直挺好奇你这情劫是怎么过的,谁过情劫不是被虐的半生不死,怎么你就这么轻轻松松,不清不楚地过了。”
晓星尘看着脚下翻滚的云海,清清淡淡地开口:“因为那人死了,也就这么了了。”
“听你这语气,你对这人…没情?”仙君顿了顿:“不对啊,这情劫可是要二者都有情啊。”
晓星尘抬了头,眼神茫然:“我不知道。”
仙君来了兴趣:“那你知道这个了,现在又感觉如何?”
晓星尘摇摇头,静默许久,方给出一个答案。
“想不到。”

评论

热度(6)